您好!歡迎您訪問寧夏同心圓文化產業有限公司網站!
合作熱線:0951—8520581
文旅動態
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 文旅動態  
戴斌 | 迎接全面復蘇,建設現代旅游業體系
  發表時間:2021年02月25日  點擊數:145 次

2021年2月22日下午,《中國旅游經濟藍皮書(No.13)》系列成果線上發布及研討活動在京舉行。戴斌院長做總結發言,全文如下:


各位旅游業界同仁、媒體朋友,大家好!
在過去一年里,新冠肺炎疫情對旅游業產生了前所未有的影響。根據文化和旅游部公布的數據,2020年入出境旅游市場幾乎全面停滯,國內旅游人數28.79億人次,同比下降52.1%;旅游總收入2.23萬億元,同比下降61.1%。從數據來看,無論是市場面,還是產業面,去年都是改革開放以來旅游業最為艱難的一年,F在復盤來看,最困難的應該是去年春節過后那一段時光:面對突如其來的急剎車,包括政府主管部門、旅游業界和旅游市場都沒有做好充分的心理準備,有些不知所措,甚至看不到方向,任由恐慌在蔓延。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和統一部署下,地方政府和業界與旅游行政主管部門相向而行,蔓延的恐慌和消極的情緒得到了有效遏制,從第二季度開始,旅游業由全面停業轉向防控型復工。從四個季度國內旅游市場的同比降幅來看,第一季度-83.4%,第二季度-51.0%,第三季度-34.3%,第四季度-32.%,降幅是逐季收窄的。從主要節假日的全國接待國內游客人數和旅游收入兩項指標來看,清明節同比恢復31.6%和19.3%;勞動節同比恢復53.5%和36.7%;端午節同比恢復50.9%和31.2%;國慶中秋假日分別同比恢復79.0%和69.9%,同比恢復程度是逐季上升的。旅游經濟自第四季度開始已經進入了有序復蘇到全面復蘇的新通道,全年國內旅游市場走出了左長右短的U型曲線。

在過去的一年里,旅游行政主管部門暫退了旅行社質量保證金,會同財政部調整了旅游發展基金使用方向,推動了地方專項資金貼息貸款、景區和住宿業的政府采購補貼等政策,在不同時段對各類旅游企業的紓困解難產生了直接的作用。與2003年的“非典”時期不同,本輪紓困政策采取了“普惠而非特殊、市場而非行政”原則。
任何特殊時期的行政舉措都是“救急不救窮”,產業政策則是“扶優不扶劣”,兩者都不是萬能的,更不是民政部門的失業救濟和養老保險那樣的兜底條款。從長期來看,還要靠市場活力和產業創新動力。2019年,國民出境旅游達到1.55億人次,海外旅游消費超過1萬億元。受疫情影響,這些出境旅游消費存量應當,也是可以轉化成為國內旅游消費增量的。但是從2020年旅游經濟運行數據來看,除了海南離島免稅購物和長三角城市群的周邊休閑度假市場,這一萬億元的高端消費回到了國內,但是并沒有釋放到國內旅游市場,形成不了增量效應。究其原因,首先是因為疫情引致的消費謹慎,也有創新滯后導致的有效供給不足。
在過去的一年里,以旅游集團二十強為代表的一線市場主體積極擔當、主動作為,在投資、研發和運營方面取得了可圈可點的諸多成就。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對此,中國旅游研究院(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編制的《2020中國旅游集團發展報告》和發展論壇的主題演講均有系統的闡述。從各行業的復工復業率、客房出租率、景區游客接待增長率等統計數據和網絡輿情來看,旅游市場形勢和產業發展格局還有很大的不確定性,或者說復蘇并不是線性的。經過一年多的“急速下降——省內旅游恢復——跨省旅游恢復——部分地區控流——統籌疫情防控與復工復業”這么一波接著一波的考驗,確實有相當一部分旅行服務商倒閉,部分旅行社、景區和民宿等傳統業態面臨生死存亡的考驗。
面對波及范圍如此之廣,影響程度如此之深,復蘇時間如此之長的新冠疫情,任何寄希望于畢其功于一疫的“報復性反彈論”,以及消極作為的“長期性蕭條論”,在理論上都是不成立的,在實踐中都是容易誤導的。當恐慌不再蔓延,城鄉居民逐漸適應疫情防控常態化,從早期的恐慌情緒中鎮靜下來,調整工作和生活的節奏,該防控的防控,該旅游的旅游,該休閑的休閑。廣大旅游業者也鎮靜下來,知道我們在哪里,知道誰需要我們,誰和我們在一起,也知道未來的路怎么走。更重要的是,旅游產業的基干力量還在,科技創新和數字化動能開始積聚并推動旅游業高質量發展。指導思想和發展方向一旦明確了,哪怕是再黑的夜,我們也有信心迎來黎明。
各位同仁、朋友們,

新的一年里,旅游市場筑底回升和旅游經濟有序復蘇進程不可逆轉。
從1月13日春運開始,有關機構每日都在監測每日全國旅游景區的接待人數。受石家莊、北京、東北局部地區疫情散發和防控措施從緊的影響,春運前兩周的市場呈現明顯的不景氣態勢。從第三周開始,工作日的旅游景區接待人數開始穩定在600萬人次/天,周末則穩定在1000萬人次/天,意味著旅游市場景氣最重要的觀測指標開始轉入穩步上升通道。大年初一,旅游景區接待量首次突破5000萬人次,初二和初三繼續上揚。無論是故宮、良渚等頭部旅游景區,還是天安門廣場、上海外灘、杭州西湖、重慶解放碑等開放式景區,無論是歷史文化街區、城市休閑商圈,還是鄭州的建業電影小鎮、銀基旅游度假區等新型旅游項目,很多地方的客流量和消費熱度已經恢復到疫前的正常景氣。
各地發布的春節假日七天旅游市場數據,進一步驗證了2021年旅游市場的有序復蘇態勢。中國旅游研究院和中國電信聯合實驗室的監測數據表明:牛年春節假日國內旅游收入從年初二(2月13日)開始就實現了同比正增長,旅游出游人數從年初三(2月14日)開始實現了同比正增長。直到假期結束,兩大核心指標的同比、環比均呈現加速正增長態勢。廣東、河南、山東、江蘇、上海、重慶、北京、浙江、湖南、陜西等地居民出游和游客接待量已經超過或接近2019年春節同期水平。假日期間,游客平均出游時長1.64天,過夜率29.7%,農村居民出游率19.7%;平均出游半徑133.9公里,目的地平均游憩半徑7.6公里,同比增長49.9%,超過九成的游客參加了文化休閑活動;游客滿意度83.6的“滿意水平”。這是一組令人振奮的數據,意味著廣大城鄉居民已經適應了疫情防控常態化,以平常心進行正常的休閑活動和旅游消費。
雖然跨省旅游、團隊旅游市場仍然處于溫冷區間,但是都市休閑游、郊區度假游、親子旅游和研學旅游等基礎需求,以自助、自駕、自由行的形式呈現強勁復蘇的勢頭。


新的一年里,旅游消費升級和市場下沉,休閑需求穩中有升和升中有變的趨勢將進一步顯化。
客源地的公共文化、文化休閑和藝術氛圍,對游客的目的地選擇、消費決策和消費行為的影響更加明顯;目的地的科技創新和數字化水平,將對游客獲得感、安全感和滿意度的影響更加明顯;廣大游客對個性化和品質化的追求,對旅游消費的自助、共享和碎片化的影響更加明顯;資本要素和技術、教育、創意動能,對旅游產業的現代化、分散化和創新性的影響更加明顯。“四個更加明顯”將是今年和“十四五”期間旅游市場演化的主線,也是各級政府做好旅游工作的必須面對的現實,F在還有不少旅游機構和市場主體沒有意識到這些正在重構旅游經濟發展格局的趨勢,仍然以傳統的思想把旅行社、旅游景區和星級酒店當作旅游業的全部,仍然把自然資源和文化遺產當作旅游資源的全部,仍然把無差異廣告、參展參會、名人代言當作旅游推廣的全部,看上去熱熱鬧鬧,不過終將落得個豐子愷所畫的“人散去,一彎新月如鉤”的寂寞罷了。資源還是原來的資源,但是市場不是原來的市場了,游客要美麗風景,更要風景之上的美好生活。文化休閑和旅游消費的多樣化和受眾群體的分層化,讓傳統思維主導的團隊對年輕人刻意為之的引導變成了鏡花水月。如藝術家何冰先生去年在B站的《后浪》演講,前浪夢想著自由的選擇,后浪已經有了選擇的自由。數字生存的Z世代,不再遵循“權威——服從”的決策模式,而是借助數字技術更加任性表達自己的消費意見,“我的行程我做主”“你的美好生活我分享”。隨著彈性工作制、共享員工、自由職業者群體的增加,工作與休閑邊界開始變得模糊,作息時間、工作空間和旅游場景的柔性切換已經在部分程度上成為現實。商務旅行過去是工作,而年輕一代的職場人士,把旅行和休閑融合在一起了。工作即旅行,旅行即休閑的新理念,將對旅游市場,進而對整個旅游經濟體系的帶來全新的變革推動力。


新的一年里,社會穩定、法治環境、經濟增長和貿易發展將為商務旅行市場帶來復蘇與繁榮的現實可能。我們有世界級的市場規模優勢,2019年,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41.2萬億。中國目前是全球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第一大貿易伙伴,國際貿易總額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間仍然實現了正增長,全球貿易中心、能源交易中心和金融中心的角色正在變得越來越明顯。全面依法治國、科技創新和實業興國戰略,將進一步推動包括旅游在內的營商環境的優化,讓更大力度的消費升級和市場下沉有了現實可能性。1.2億個市場主體、31.3萬億元的數字經濟規模、94.7%的手機移動支付滲透率和266.2萬億元的移動支付總額,為旅行服務業、旅游住宿業、旅游休閑市場的復蘇與繁榮提供了最為堅實的消費保障。生產全球三分之一到一半左右小提琴的江蘇泰興黃橋鎮、吉他出貨物量占世界三分之一的山東昌樂縣鄌吾鎮、游泳衣銷售額占世界三分之一和全國一半的遼寧興城市,還有生產羽毛球的江山市、生產假發的許昌市、生產鋼卷尺的稍崗鎮、生產羽絨服的常熟,等等,這些行業和小鎮都與旅游業直接相關連。它們與義烏小商品市場、南通家紡城、北京大紅門批發市場一道,構成了商務旅行市場的堅強支撐,也是旅游市場下沉的商業創新空間。


我們對形勢的研判要有總體觀,必須抓住也要善于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不能因為長江、黃河自西向東流入太平洋,就否認局部地區呈南北流向,甚至有逆流;更不能因為后者而無視涓涓小溪匯流成河,奔涌入海洋?陀^、理性的觀點論述與主觀、情緒化的意見表達不同,得有權威數據、一線調研和專業研討做支撐,不能為了話語權,甚至是為了帶節奏而隨便下一些沒有學理和數據支撐的似是而非的結論。
疫情防控常態化的2021,市場復蘇的2021,旅游產業的邊界重構、主客共享的場景營造、文化引領和科技創新,都將是令人期待的旅游經濟新變化。根據旅游消費意愿等先行指數、近期市場數據,經旅游經濟監測課題及專題研究,中國旅游研究院(文化和旅游部數據中心)對2021年旅游經濟運行的主要指標預測如下:全年國內旅游人數41億人次,國內旅游收入3.3萬億元,分別比上年增長42%和48%。綜合考慮國際形勢和“外防輸入、內防反彈”的疫情防控壓力,今年的入出境旅游市場仍然不容樂觀,但是從第三季度起,港澳地區和商務旅游兩個市場將會有可以預期的復蘇。
各位同仁,朋友們,

當前和未來一個時期,我們對黨和國家統籌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保持充分的信心,對旅游經濟的繁榮發展保持樂觀的預期。2021年是決戰決勝脫貧攻堅和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一年,是全面開啟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建設新征程的一年,也是包括旅游業在內的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四五”規劃落地實施的一年。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為疫情防控常態化的旅游業振興提供了強大基礎動能和拉升力量。在新的一年中,旅行社質量保證金還會留在企業手中,來自旅游發展基金、公共財政和基礎建設投資、金融和證券部門的支持還會繼續發力。值得期待的是,大眾旅游的新發展階段、新發展理念和新發展格局,將會通過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重要講話和批示指示,通過旅游法律法規的修訂完善、中央政府文件、國家和行業標準、創新工作抓手等方式逐步加以顯現。依托強大的國內旅游市場,堅持旅游為民,著力滿足特色化、多層次需求,加快推進內容創造和場景營造為導向的智慧旅游建設,依法興旅、依法治旅,推進文化和旅游融合發展、推進旅游業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旅游工作的主基調。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
一個國民旅游權利更加彰顯,旅游創業創新更加活躍的新時代正在到來。
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們要進一步擴大基礎建設、公共服務和社會投資,實施創新驅動戰略,兼顧旅游消費升級和市場下沉,建設現代旅游業體系。為落實黨十九屆五中全會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國家將進一步提升旅游業的戰略擺位,在鞏固消費存量、擴大消費增量的同時,加大科技創新和數字化應用力度,加快建設現代旅游體系。公開信息表明,
國家將建設一批富有文化底蘊的世界級旅游景區和度假區,打造一批文化特色鮮明的國家級旅游休閑城市和街區,鄉村旅游和紅色旅游建設將會取得明顯進展。為此,財政、發改和金融部門,中央和地方將會加大基礎建設、公共服務和旅游項目的投資力度。在當前情況下,政府在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領域的投資,對穩定旅游經濟基本面和周期性復蘇預期將扮演錨定角色,發揮托底作用。審慎調整、收而不緊的金融政策,也有助于降低旅游集團和上市公司的直接融資成本,有利于旅游景區、旅游度假區、旅游休閑街區、旅游綜合體開發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政府旅游行政主管部門要加強對傳統和新興、國有和民營、大中小微型旅游市場的分類指導、精準施策。
金融資本主導的企業創設、產業資本主導的項目投資、市場主體主導的產品研發,是旅游經濟增長的關鍵動能。隨著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深入實施,人工智能、航天科技、5G、高速交通等科技創新和新基建投資,正在謀求與旅游消費場景的加速融合,將助力傳統旅游業向現代旅游業升級。疫情期間,我反復說兩句話,一句是“經此一疫,旅游業再也回不到過去了”。這句話不是說旅行社、星級酒店和旅游景區等傳統旅游業態沒有活路了,更不能解讀為無視企業的生死存亡,恰恰相反,是為了推動旅行社、星級酒店和旅游景區穩定走向旅行服務、旅游住宿、休閑度假等美好生活新空間。相濡以沫,莫若相忘于江湖,應當是這個意思吧。另一句是“旅游業沒有天然的嫡系部隊,也沒有一成不變的主力軍”。越來越多社會資本、科技和人才要素進入旅游業,在市場規律的作用下,競相為游客提供更有品質的消費選擇,正是“更多的國民參與、更高的品質分享”題中之義。鷗翎投資、紅杉中國對開元酒店的私有化要約、美團與東呈的戰略合作,以及高德、阿里和華為等科技公司對旅游領域的戰略進入,預示跨界而來的新型投資機構和市場主體,正在為旅游市場帶來了更多的活力。那種“導入旅游概念、跟進房地產開發、綜合平衡現金流”項目開發模式,“銀行主導的間接融資加大杠桿,資本市場的直接融資推高風險”產業投資模式,可能會不可逆轉地淡出市場。讓金融的歸金融,旅游的歸旅游的,將是今后一個時期旅游投資可以預期的新變化。
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各級黨委和政府應高度關注旅行社、OTA、星級飯店、民宿、A級景區、主題公園、旅游車船等傳統業態,特別是導游、領隊、駕駛員、服務員等一線從業人員的生存狀況。為貫徹落實中央的“六穩”“六!币,在政策評估的基礎上,各級旅游行政主管部門要進一步提升紓困解難的政策靶向性和措施精準性,讓傳統企業和一線員工有實實在在的獲得感。財政、金融、就業、養老、醫療等宏觀政策和旅游領域的具體幫扶措施,都只是安全閥和防護網,最終還是要發揚企業家精神,通過科技創新和市場創新推進旅游業的高質量發展。政策千萬條,市場第一條。
當務之急是疫情防控的基礎上,持續釋放鼓勵出行、鼓勵休閑、鼓勵消費的市場預期,營造有利于中遠程旅游消費的市場環境。只要旅游消費潛力釋放了,資本、技術和人才等要素就會源源不斷地涌入旅游市場,企業自然會去響應市場獲利的機會。我們還要關注中旅旅行的國內市場轉型、春秋旅游的本地市場創新、廣之旅的標準化建設、凱撒旅游的實業投資,開元旅業的高端度假產品的成功投放、復星旗下的高端酒店逆勢增長,本地休閑與鄉村旅游的穩步增長,為疫情期間的旅游業帶來了信心與動能。
新年已經到來,春天正在吹拂祖國的大地,極目遠眺,一切都是復蘇的樣子。在2021年,我們將迎來建黨一百周年,進入全面小康社會,全面開啟社會主義國家建設新征程,旅游市場開始步入不可逆轉的有序復蘇進程。
旅游業界理應有更好的預期,旅游市場復蘇的步伐一定比現在預料的更快些,我們將要取得的成績,一定比現在所預料的更大些。

作者:戴斌
來源:中國旅游研究院